蒋校长欲杀韩复榘,临刑前吩咐:他是省主席兼二级大将,禁绝打头

1937年冬,日军进攻山东时,镇守山东的韩复榘,尽管身为第五战区副司令,却不听李宗仁调遣,为保存实力,不战而退,一逃再逃,先弃济南,后离泰安,几天时刻就跑出几百里。<\/p>

李宗仁急令其重入泰安,以泰山为根据地打游击战,部队不得进入其他战区。韩复榘竟来电称:“南京且不守,何有于泰安?全面抗战,何分互相?”把大半个山东拱手让给日军,使日军第十师团容易占据济南。
济南是津浦铁路和胶济铁路的交汇处,济南一失,日军便可沿铁路势如破竹,打通津浦线,把华北和华东连接起来。<\/p>

第十师团装备精良,因师团长叫矶谷廉介,又被称作矶谷师团。矶谷师团占据济南后,一路东取青岛,一路南逼徐州。而在南线,由板垣征四郎带领的第五师团已渡过长江北上,沿着津浦线向北推动。第五战区面对南北之敌的双面夹攻,华东战场形势非常险峻。<\/p>

李宗仁叫苦连天,原定的作战方案成为废纸,不得不从头调整布置,以部分军力在南线坚强阻击敌人,延滞敌人北上;以首要军力在北线抗击敌人寻机吃掉一路敌人。<\/p>

<\/p>

蒋介石极为盛怒。在蒋介石眼里,韩复榘一直是个横冲直撞的人物,两面三刀,拥兵自保,还与日本人暗送秋波,挟洋自重,早就对他不满。这次,蒋决议拿他开刀,杀一儆百,遂带着白崇禧飞到河南开封,在归德举行军事会议,要求榜首战区、第五战区师长以上军官悉数到齐。<\/p>

接到开会告知时,韩复榘心存疑虑,赶忙派人到徐州,请示李宗仁是否要亲身去。李宗仁明知蒋介石的实在意图,并不说破,而是要求韩有必要去。<\/p>

1938年1月11日,榜首,第五两个战区的80余名师以上高档军官齐集河南开封会议。李宗仁发现,才一个月不见,蒋介石瘦弱了许多,眉头紧闭,声响沙哑。他知道,这一个月来,国府南京正堕入人世炼狱,作为国家和戎行的最高统帅,蒋介石所受的压力和折磨,比任何人都大。<\/p>

<\/p>

会议先由蒋介石训话。面对着满屋子一身戎装的将领们,蒋介石威严地干咳了声,口气低缓,一字一句:<\/p>

“自从上海、南京失守,咱们仅有的政治交际经济的中心就在武汉,武汉绝不容再失,咱们要保持国家的命脉,就一定要死守武汉,稳固武汉;可是咱们要稳固武汉,就要东守津浦,北守道清,假如津浦、道清两路失守,武汉就失了屏障;屏障失了,武汉就受要挟!所以津浦、道清两路,咱们无论如何要抵死坚守,决不容敌人侵犯!<\/p>

接着,榜首战区司令程潜和第五战区司令李宗仁陈述战况。此时此刻李宗仁知道,自己有必要坚决保护最高统帅的威望。陈述完战况后,他坚定地表态:<\/p>

“抗战至今天,已到了俟机的关头,咱们假如能在津浦线大将敌人拖住,使武汉、重庆后方区域有充沛时刻从头布置,则咱们抗战还可持续,以待国际形势的改变。假如我军在津浦线上的抵挡敏捷分裂,则敌人一举可攻下武汉,包括华夏,使我军无喘息时机,则抗战出路无法想象。所以,徐州不是能否守住的问题,是有必要守住!我身为战区司令官,决心率全战区将士死守徐州,直到统帅部在后方筑起新的防地。”<\/p>

<\/p>

两人陈述结束,蒋介石便宣告闭会,动身先离去。坐在门边的韩复榘一看,蒋介石并没有难为自己,松了一口气,急速起来,欲溜之大吉。这时,榜首战区副司令刘峙遽然大声唤道:“韩总司令,请慢点走,委员长有话要同你讲。”<\/p>

韩复榘脸色一变,僵立在原地。与会者个个心里一凛,悄悄伏法他一眼,不敢在会场多逗留,出门后,纷繁窃窃私语:“韩复榘这回糟了,必定凶吉少!”<\/p>

这时,从门外进来几个便衣卫兵,站在韩复榘的身边。刘峙对韩说:“韩总司令,你跟他们走吧。”<\/p>

韩复榘登时脸色发青,张了张嘴,好像要申辩什么,却没发出声响。两个卫兵向韩复榘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在前面领路,韩复榘低着头,跟着卫兵出门,别的两个卫兵押后。<\/p>

<\/p>

当天,韩复榘即被解赴武汉,关押在武昌市平阅路33号内院一座二层小楼上,共关了七八天,当武汉的报纸连篇累牍地刊载审判他的音讯时,他还蒙在鼓里呢。<\/p>

韩复榘被关押期间,他人只怕避之不及,只要他的兄弟孙连仲冒着危险去探望,给了韩复榘很大宽慰。他俩碰头时,韩复榘不知自己死期将至还怒火中烧地说:“济南不守,这是我的职责,我担任。那么,南京、上海不守,谁担任?”<\/p>

孙连仲无言以对,只好说些宽心话安慰他。此前,韩复榘天真地认为,就算自己没听贰言,丢了济南,可蒋介石自己指挥的淞沪会战,不是也没守住上海吗?南京不是也没守住吗?所以,他认为大不了受蒋介石一顿呵责,不至于被一撸究竟,更没有意识到会因而丢了性命。<\/p>

在蒋介石授意下,鹿钟麟任审判长,何成濬和何应钦任副审判长,徐业进、贾焕臣任军法官,组成最高军事法庭,对韩缺席审判,于1938年1月24日将其处死。<\/p>

<\/p>

韩复榘不是被揭露处死,而是在禁锢室里被人背面悄悄枪杀。这天,有人来告知他,何审判长请他去。他下楼走到楼梯拐弯处时,看到下面的人荷枪实弹,如临大敌,感到不妙,说了句,“我回去换一下鞋,这个鞋不合适”回身欲上楼。刚回身,后边就响起枪声。他大叫一声:“有,有刺客!”后边又连响几枪。他身中7枪,倒在血泊中,死时48岁。<\/p>

过后,蒋介石假惺惺地说,他嘱令禁绝打韩的头部,由于韩是二级大将,又是一省政府主席。<\/p>

韩复榘被葬在湖北和河南接壤的鸡公山(1954年由其子女迁往北京香山万安公墓),达官高贵无人敢去参与葬礼,唯有孙连仲赶去送别,足见孙连仲义重如山。<\/p>

韩复榘被处死的第二天,人们从收音机里听到这个惊人的音讯。人们还听到,军事法庭给韩定了十大罪行:(1)违抗贰言,私行撤离;(2)按兵不动,拥兵自保;(3)勾通日寇,诡计独立;(4)收缴民枪;(5)纵兵陕民;(6)派销鸦片;(7)损坏司法独立;(8)擅征和截留国家税款,损坏税制;(9)并吞国防经费;(10)打乱金融。<\/p>

<\/p>

在处决韩复榘之前,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已枪决8名旅以上军官,其间职务最高的是第六十一军军长李谨记。他们傍边,有的在作战中严峻渎职,有的惊惶万状。别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还撤职查办40多名旅以上的军官。<\/p>

韩复榘是国民党在大陆执政时期按军法处死的军衔最高的国民党军将领。韩被处死的音讯传开后,三军将士遭到极大轰动,令人头疼的军纪松散情况得到很大改观,统帅部的各种军令也敏捷疏通起来,全国军民的心士气为此大振。<\/p>

今天是“七七事变”迸发85周年,也是日本帝国主义对华发起大规模侵犯战争的开端。从此,很多中华儿女短兵相接,奏响了抵挡侵犯的英豪壮歌。<\/strong><\/p>

现在,山河无恙,欢然。但那段充溢硝烟的前史,咱们铭记在心,永不敢忘!<\/strong><\/p>